今天的猹

超崩
没有外套的衫和没有小刀的猹hhhhhh

进度
画不出猹万分之一的好

半年没画画

马克笔已经,干了qqq
表白原作(?)
设定真的超戳我的啊!!
她那么好,那么可爱(大哭

嘿嘿,嘿嘿嘿。
感谢暴雪爸爸。

草拟霸霸的文手十五题吧,屁股有毒,没有屁股我要死了x

嘿嘿嘿

2.年轻的女巫

年轻的女巫

大锅中色泽奇异的粘稠液体几乎要满溢而出,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之中沸腾着,时不时咕噜咕噜冒出几个气泡儿。
“火候不够啊——。”清脆的响指声在小屋中回荡,指尖冒出一窜火苗,幽蓝火光映着女巫小姐年轻的脸颊。
微卷的米黄色及臀长发泛着金光,因懒得束起索性披散在脑后,眉间的墨绿月牙印记更是增添了一丝妩媚,充满着神秘感的纯黑长袍松散地挂在身上,再加上一顶墨紫色的巫师帽——噢,那是她那只成精了的猫咪送给她的十五岁生日的礼物。
墙角的黑猫在睡梦中打了个喷嚏,然后不满地往阴暗处挪了挪。
铁勺在锅中缓慢移动均匀地搅拌着那锅魔药,女巫小姐忍不住打了个哈欠,眼角冒出细碎泪珠。
最近的生活真无聊啊——。

1.荆棘海

荆棘海-内心世界

滴答,滴答。
那是血液滴落在泥土表面的声音。
滋润,渗透,深埋,尚还温热的鲜红在地底生根发芽。
深褐泥土染上炫目的红。
然后便是——干枯,枯竭。
变得那样易碎而又让人厌烦。
顶端还冒着血珠的荆棘破土而出,缠绕着停止跳动的冰凉内脏,利刺紧紧镶入其深处,将骇人疼痛注入心脏。
好痛啊,好痛啊。
无论谁都不愿靠近。
那样肮脏、可悲、恶心的“东西”。
滴答,滴答。
那是浊泪滋润着干渴泥土的声音。

啊啊啊朕有媳妇儿啦!!!!
开心地咆哮!
我要去写毒唐小段子!!!!

…………如同一条咸鱼。

1 | 3
© 御苏 / Powered by LOFTER